幼儿园园长大放厥词:我和卖菜的无法沟通“无脑言论”却获支持

幼儿园是孩子脱离父母后进入的第一个集体,在学习道路上有着至关重要的影响。

幼儿园主要以培养学习习惯、树立正确的三观为主,所以幼儿园的教学理念和老师的思想道德品质都非常重要,家长深知这一点,所以在为孩子挑选幼儿园时,也格外谨慎。

但一个人的思想品质,需要通过长年累月的沟通交流,才能有所了解的,浅表的交流做不到深刻的了解,所以一些家长在第一次给孩子找幼儿园的时候,都“马失前蹄”,遇到了一些缺少师德的幼儿园老师。

比如此前网上很火的“蒋玉芬事件”,身为老师对在殡仪馆工作的家长嗤之以鼻,利用职位之便孤立、嘲讽学生,有违师德,有损老师的形象。

当时这件事在网上非常轰动,网友一边倒地怒斥不良老师,为家长和学生的打抱不平。

但性质相同的事件,再一次发生在幼儿园,部分网友和部分家长的态度却不一样。

“我不会养猪,我是养天鹅的,如果学费降低,将有一大批农村孩子进来,到时候你会发现,曾经只说普通话的孩子,开始说陕西方言,这些孩子的家长大多是卖鱼卖菜的,我与卖鱼卖菜的也沟通不了。”

笔者是普通人家出身的孩子,听到这话非常不舒服,方言怎么了?方言可是我国的非物质文化遗产。

再者卖鱼卖菜的孩子就不是祖国花朵了吗?为什么用父母的职业,将孩子分成三六九等?学校不是一直倡导职业没有高低贵贱吗?为何有老师理直气壮地大放厥词?

但部分网友,包括在这场家长会上的部分家长,却意外支持该园长的言论,表示:

“该园长的言论看似无脑,但却是大实话,不承认不行,其实她表达的意思就是谈笑有鸿儒,往来无白丁,只是语言有些太过于真实了,让人一时间无法接受。

不是说卖鱼卖菜的孩子不好,只是不再一个等级上,比如有钱人家孩子从小就学习马术,而农村孩子连马术是什么都不知道,如果二者在一起学习,老师需要迁就彼此,影响教学进度。”

听过网友的解释,笔者也有些能明白该园长的话了,面对现实,不得不低头,就比如魔都上海的贵族幼儿园里,一个农村孩子都没有。

魔都上海有钱人不计其数,这些有钱家长为了让孩子赢在起跑线上,不惜花高价送孩子进贵族学校。

上海有很多贵族学校,大多都是双语教学的私立学校,最出名的莫过于上海惠灵顿国际学校了。

它是幼小初高一贯制的学校,进入学校方可不用再担心小升初和初升高,但是想进学校也非常难,就是“学费”这一关,就很少有家庭能支付得起。

惠灵顿国际学校幼儿园阶段学费17万,包括食宿;小学一二年级22.08万/学年;小学三年级制六年级22.32万/学年;初一至初三24.4万元/学年;高中三年25.9万元/学年,另外小学、初中、高中阶段还有资料费1.8万,餐费5700-600元/每学年。

有人算过一笔账,从幼儿园到高中一直在惠灵顿学校上学,总共要花费300万,这个数字对于普通家庭来说绝不是一个数字,但是上海有钱人父母,却挤破头地送孩子进入,想来,这就是人与人的差距吧。

大部分贵族幼儿园都是私立的,包括惠灵顿和上述不与卖菜为伍的幼儿园,他们打着“贵族”的旗号,只招有钱人家的孩子,不得不承认,有钱人家和农村孩子,确实存在差异性,放在一起学习可能会产生负面影响。

但是作为老师,作为祖国花朵的培育者,老师不应给孩子传达这种差异的思想,更应告诉孩子们,读书真的可以改变命运,无论是有钱没钱都要文化底气。

而且今后这种私立幼儿园独大的情况,也会发生改变,教育部有意控制这类幼儿园的发展,私立幼儿园将以非盈利为主,这肯定会抑制一些列贵族幼儿园的发展,将来教育的平等的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