面对死亡

人类无能为力,医生不是神,他们也只能尽可能地让生命得到延续,但最终一切都会走向完结

但人生未必会完美,一些人来不及看到这些便永远闭上了双眼。亲人也只能面对冰凉的遗体,诉说自己的相思。这种生前没能见上最后一面的事情,会成为很多人一生的遗憾。但科学家们经过研究发现,临终前的那些话,逝者很有可能听到了,因为听觉会是人类最后一个丧失的感觉,人在死亡后仍能听到周围声音。

凄美的爱情影视剧里总会出现这一幕情景,女主角没能等来男主角先走一步,姗姗来迟的男主女主的遗体深情告白。看到这一幕屏幕前的观众很多都会心碎,他们会感叹女主角为什么没能听到这些爱意。然而说一句破坏气氛的话,女主角很有可能听到了,只不过她的身体已经无法反应。

我们总是认为,人死的那一瞬间便会失去对这个世界所有的感觉,毕竟感觉需要神经的传导而这个时候人类的大脑已经死亡。古时候的人认为是心脏主持的人类的生死,只要心脏停止跳动人类便死亡。但是现代医学却认为,只有大脑彻底死亡,才能宣布一个生命的消逝。于是这里面就存在着一个时间差,一些器官会在脑死亡之前就衰竭,从外在看他已经“死”了,医生也会宣布它的死亡。

听觉也是人类发育中最早的感觉之一,孩子还在妈妈肚子里的时候,胎儿就能听见外界的声音。理论上人死亡后,听觉器官依然能够接受外界的声波,听小骨还会产生一定频率的振动。

医学上对于死亡的定义有很多,具体情况要根据病人而定。比如急救科的医生,他们从来不会单一以心跳和呼吸判定一个人是否死亡,医生会先查看患者的瞳孔,甚至会在患者已经停止呼吸和心跳时,对患者按压胸腔,或者使用电击让患者心跳复苏。

因为医生判定,患者的大脑并没有死亡,还有一线生机。心脏停止跳动大约5分钟后,大脑才会开始死亡,医学上称之为“黄金抢救时间”,这个时候刺激心脏会使其复苏。

对于自然死亡的人,临终前会进入弥留之际,这个时候他们的大脑并没有死亡,可是一些器官已经衰竭,面对这样的情况,医生也无能为力。在看见患者的心电图归于平线后,医生会抢救,但往往无济于事,最终宣布病患的死亡。

当这一消息公布后,家属们会心情复杂,一些还没来得及说出口的话,永远就要被封存了。家家有本难念的经,一些人的死亡对家人来说不一定是痛苦,反而是解脱。有些人会在死者面前口无遮拦地说很多话。

医生在这个时候只是在旁边静静看着,因为在他们心里,死者并没有完全“死亡”,很可能这些全部都听见了。

加拿大的一个医学团队,对60位临终病人进行了研究,在他们被医生宣布死亡后,依然观察着脑电波,并将他们的与正常人的脑电波对比。结果发现,当向其传送声音时,死者的脑电波形状竟然和正常人没有什么区别。然后实验的科学家们又调整了好几种频率的声音,发现他们都能产生与正常人相差无几的脑电波。

这说明,人死后,还能听见周围的声音,这简直不可思议!不过科学家们也说,这个过程只会持续很短的时间,之后死者的脑袋波动会和他们的心电图一样,没有任何波动。科学家们解释到,出现这种原因,其实就是身体死亡与脑死亡的时间差。

医学上通常是以脑死亡来宣判一个人的归期,但是对于许多弥留之际的病人来说,脑死亡和身体死亡没有什么区别,只不过是先来后到。我们经常看见这个时候的病人身上插满了管子,维持着他们最后的身体运行,死亡已经是不可逆的了。人类的感觉会在这个过程中慢慢消失,但最后一个消失的,很有可能是听觉。这和听觉的产生有很大的关系。

人类的听觉小骨会在声音传入耳道后发生振动,它只是一个单纯的传感器“零件”,这个振动受到外界的影响,人是否活着对其影响不大,耳膜也同样如此。这便是人类听见声音的前半段路程。后半截路程就要交给听觉神经来完成,这个时候身体死亡了,但脑细胞还有大部分没有死亡,加上耳朵离大脑也很近,于是形成了人体上的局部运转,原本与之合作的运动神经已经没有了用武之地。

当人类脑死亡后,我们便是真正的死亡,因为许多器官已经停止工作,人类的新陈代谢也随之终止,大部分器官也停止运转,整个大脑没有营养与氧气的输入,很快脑细胞、脑神经都会如灯一样熄灭。因此,科学家建议大家临终告别还是谨言慎行为好,别什么话都往外说。

古时候人们的平均寿命很短,可能一个小病就能带走小孩甚至成年人的生命,因此过去的人,不管是东方还是西方文化,都是十分恐惧的。

东方文化里会把人死后的世界称为地府,里面有阎王掌管,他手下还有牛头马面、黑白无常、孟婆等,各司其职。不管生前有没有做坏事都要进地府,好人就喝孟婆汤过奈何桥,忘掉人世间的事情投胎;坏人就被打入地狱,最高惩罚是十八层地狱。

西方文化里,人死后会被死神带走,死神有一把巨大的镰刀,带着一条长长的锁链,用来锁住人的灵魂。好人会上天堂,坏人会下地狱。看来不管是东方还是西方,死后世界里都有一个地狱,告诫自己不要干坏事。

随着人类科学的发展,尤其是医学的诞生,平均寿命在变长,一些曾经如洪水猛兽的疾病,在医学面前变成了很小的疾病。人们渐渐对死亡有了另外一种理解,它不再如过去那般可怕。

2020年,一段非洲加纳的葬礼视频在全球各大视频网站火爆。视频里,一个加纳的丧葬服务团队正在扛着一个棺材,大摇大摆地跳舞,所用的配乐也是电音音乐,活力十足。如果不说这是葬礼,很多人会认为这些人只是在参加聚会。

在大部分文化里,葬礼应该是庄严肃穆的,这样既是对死者的尊重也是生者寄托哀思。如果谁在葬礼上嘻嘻哈哈的,就会被当场赶出去。加纳的这个抬棺跳舞视频让大家眼前一亮的同时,也将非洲一些地区的丧葬文化带到了大众面前。在非洲一些文化里,死亡不是生命的终点,而是另一个起点,所以应该高兴,庆祝获得新生。因此加纳人的棺材可以是任何形状,甚至有人健在时就为自己设计棺材。

全球人民看了一场别样的葬礼,也看到了一种新鲜的生死观,没人指责视频里的丧葬人员不尊重死者,反而很欣赏他们对待死亡的这种欢乐的精神。一些人表示,我们也应该正确地看待死亡,不要将其妖魔化。不过话又说回来,在加纳,如果在死者刚闭眼的时候就开始庆祝,他也许能听见亲友对自己的高歌吧。

这个地球上,所有生物都难逃一死,可根据质量守恒定律,地球上的有机物总量并没有什么变化,就算经历过大灭绝,地球上生物的总重量也维持在一个值。这是因为,死亡后,生物会进入生态循环。简单点看,我们就是碳链组成的生物,当我们的死亡后,碳链就会开始断裂,身体会从大分子变成小分子,小分子再细化到原子,参与另一种生物的组成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